薛洁洁&明宝😘

法医秦明2[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选择题
1.大宝神技能
A.超强嗅觉(人形警犬)  B.过目不忘(人肉照相机)
简答题
一:
因为民国的时候还没有小龙虾和夜市,特别实在法租界,所以请大家评论一下觉得可以替代大宝的小龙虾的食物,只要那时候有都可以。

关乎续文走向,大家活跃起来哦!!!!!!!!
😊😊😊😊😊😊😊😊😊😊😊😊😊😊😊😊😊😊

关于做衣服的小猜想♡

不上升演员真人
8.28,先祝大家节日快乐😂😂
下面一篇小甜文,关于做衣服的




    因为在一次任务中,大宝又不小心把自己衣服挂破了,所以她又去秦科长家串门了(划掉)做衣服了。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秦明的家中,每个角落印上阳光都显得十分完美。大宝站在工作台旁,一头短短的栗色卷毛和金框圆眼镜,镜框里水灵灵的眼睛转来转去,虽然已经来过秦明家中,但还是忍不住东张西望起来。忽然瞥见正在工作的秦明,突然想起还没有量尺寸,不禁问到:“那个,老秦,还没量尺寸呢!”秦明抬起头,哦了一声,便拿出卷尺走到她身边。其实,自从上次大宝来这儿做衣服,秦明就把她的尺寸记得牢牢的。
      测量时,秦明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大宝的脚踝,她下意识地向挪动了一下右腿,秦明自然也察觉到了。当测量腰围,秦明本想把两手拿着卷尺绕过大宝前面,但当尺子绕过大宝的头的时候,突然觉得现在的气氛有一丝暧昧,大宝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有些红了。于是,秦明又换了种方法,站在她的身旁,把卷尺绕过她的腰,大宝的脸更红了,秦明见了大宝,嘴角竟然微微扬起,并没有停下。
        测量完过后,站起身来,见大宝把头偏到一边去,问到:“怎么了?”
         大宝把头转过来,用手挠了挠头,极力掩饰住自己的脸红。
          正想开口,没想到有一次历史重现
          “嗯……”
         秦明:“你先说。”
         大宝:“你先说吧。”
         秦明:“我怕我说完你就不想说了。
          大宝:“我怕我说完之后你也不就不想说了。”
           秦明:“上次是我先说的,这次你说吧!”
            大宝深吸了一口气,支支吾吾地问到:“那个,你……你这么会做衣服,应该给很多人做过吧!”
            秦明站会工作台,依然是秦式反手叉腰,想起林涛上次说的,停顿了一下说到:“额……目前为止只给两个人做过,我自己和你。”
              话音刚落,大宝突然有心跳漏拍的感觉,说到:“那……那你说吧!”
               此时,秦小明同学谨记林涛老师的教导,可没想到话到嘴边就变味了:“你应该很难买衣服吧?”
                听闻此话,大宝满脸黑线,心里不知为何有那么一丝的失落,只是敷衍地说了句:“所以我经常逛童装店。秦科长,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说着,便向门口走去。
                 见到如此情况,秦明有些慌了,赶紧跑了过去拉住大宝的手,说:“我的意思是,以后你的衣服,我帮你做!”
                  大宝听到这话,收回了已经迈出门的脚,竟抱住了秦明。突然被大宝拥抱的秦明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但内心(大家都懂),也伸出手揽住了大宝的腰。
                    岁月静好,一阵清风吹来,带着两句悄悄话: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突然感觉没有预期那么甜,应该是文笔问题,大家凑活看♡

法医秦明[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与历史无关
不上升真人演员
和[ ]里的没啥关系‎´•ﻌ•`

                             第二人格[上]
     今天警局可真是热闹,法医科又来新人了!
     秦明来时,法医科办公室已经被包得里三层外三层,不用说都是来看这位新法医的,他站在人群外轻咳了一声,大家便识趣的退到一边。众所周知,秦大法医的脾气可怪了,上一任助理就被他赶走了,这次这位女法医,或许也凶多吉少。
      办公室里里,大宝正在整理自己的办公室和翻看卷宗,见秦明便迎上去自我介绍:“秦科长你好,我是新来的法医助理李大宝!”秦明看跟前的女子,穿着一件简洁的白衬衣,外套一件过膝的卡其色风衣,齐耳的短发,圆框眼镜,再配上灿烂的笑容,看着十分活泼可爱!他不禁淡淡一笑:“我是秦明。”
       “嘿!老秦又来新人了!”法医科的常客又来串门儿了。
       “你就是林涛吧!你好,我是李大宝。”
       “你好,大宝!死气沉沉的法医科总算是有些生气了。”林涛笑着说
       秦明翻着手里的《怪癖心理学》看着林涛:“你上来就是为了打招呼?”
      林涛神秘一笑,大宝感到一种不安的气氛在法医科蔓延开来,她小声问道:“不会有案子吧?”
      林涛点点头:“霞西路23号发生命案,两位大法医,走吧!”
      霞西路23号别墅
      “死了几个?”大宝问道。
      “两个,还是高氏银行的董事长高畅杰和他太太简丽。”林涛答道。
      “现场保护的怎么样?”秦明一边准备工具一边说到。
      “现场保护的不错。”接着,林涛又说,“只是因为地板的原因,足迹已经没有价值了。”
       三人一同带上鞋套和手套,撩起隔离带看了看现场状况。
        一楼一切正常,二楼阳台的桌子上放着两半杯白水高氏夫妇的尸体在她们的卧室里,墙壁上有处喷溅状血迹,床头也有一处喷溅状血迹。高畅捷的尸体在坐椅旁,简丽的尸体在床上 ,高畅杰的身旁放着一把满是鲜血的斧头。洁白的窗帘上染上了点点鲜红的血迹,就像绽放的一朵朵彼岸花,妖艳而又使人忘而却步。
        “怎么样?确定死因了吗?”林涛问到
        秦明简单的检查了尸体后对他说:“初步鉴定是颈动脉破裂导致的失血过多致死。”
         大宝在检查过后也进行了简单的补充:“高畅杰的伤口较深,简丽的更深,如果再用力些,恐怕身首异处了。”
          秦明起身,示意大宝和林涛搭把手将两具尸体装入尸袋,带回法捕房进行进一步解剖。
        过后,三人又对现场进行了仔细排查,林涛对两人说:“你们说会不会是劫财杀人,你们看,保险箱被打开,里面有灰尘缺失处,说明放置和一些贵重物品。可能是偷盗的过程中被夫妇俩撞见,然后杀人灭口,或是先杀人再劫财。”秦明点头:“你说的情况有可能,嗯,那个新来的,你有什么发现?”大宝听见,白了他一眼:“我有名字!”秦明转身表示:不说拉倒!。又去找其他物证了
        大宝看着他表示十分无奈,转转悠悠来到阳台,那两杯水引起了她的好奇探鼻一闻,一股苦杏仁味儿扑鼻而来。“奇怪,不会是鼻子出什么问题了吧?”他在仔细闻了闻,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词:氰化钾
         法捕房解剖室
        秦明放下手中染血的解剖刀,脱下手套说:“两位死者均死于颈动脉破裂,高畅杰的头上有淤青,有生活反应,应该是死前伤;简丽身上没有约束上应该是在熟睡时被突然袭击。”
          大宝翻动了一下简丽的尸体,指着他的腰部和背部说到:“这里有一些砍创,没有生活反应,应该是死后位置。”
          林涛用手抬着下巴,点了点头说:“嗯!如果是劫财杀人,凶手为什么要对简丽单独砍几刀,这不符合犯罪行为学呀?除非……”这时秦明接过林涛的话:“除非这不是入室抢劫然后激情杀人,应该是仇杀。”大宝听到这儿,忽然想起点什么,赶快伏下身去闻了闻,高畅杰和简丽的口腔,林涛和秦明则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林涛问道:“你……你在干嘛?”大宝丝毫没有理会林涛的问题,站起来说:“这一定不是劫财杀人!是凶手想要误导我们!”秦明见她如此笃定的样子,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话音刚落大宝便向秦明和林涛解释起来:“第一,正如秦科长所说。但还有一点,你们却忽略了,就是那两杯水里面放了氰化钾,喝过的人的嘴里会留下细微的苦杏仁味但是高氏夫妇口中并没有这种味道;其次,凶手应该对家里的环境十分熟系,所以没有出现翻动现象,而且保险箱没有撬动痕迹,很可能就是家里人。”接着大宝看了看二人的皮肤黏膜果不其然并没有呈现鲜红色,更加说明了她的观点。
        林涛听到这儿拍了拍手,笑着说。:“厉害,除了老秦,我还真没见过推理能力这么强的,我以后就叫你宝哥或是宝爷吧。”
         大宝笑着摸了摸头:“哪里哪里,只是碰巧留意了一下而已!”
         秦明双手交叉抱于胸前说道:“确实,只要稍微细心的人都会发现。”说完便准备换下工作服。
         大宝撇了撇嘴,见他在换衣服,问了句:“你干嘛去?”
        秦明理了理西装朝外走去,出门前说了句:“去找嫌疑人!”便走了。
       林涛朝大宝摇了摇头,说道:“他就这么个人!”
       大宝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尊佛供着呗!”
       车上
      林涛拿着手上的清单对二人说:“这是高畅杰的社会关系,他和简丽,育有一儿一女,高俊和高柔。简丽没有什么花边新闻,不过高畅杰有一个私生子叫陈彪。”
       大宝坐在副驾驶室,听了林涛的情报,推了推眼镜说:“有钱人的私生活可真乱!一块板儿砖打死十个人,有九个人是有钱人的私生子。”
       两人闻声,双双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大宝,察觉不对,大宝对两人说:“看什么!我说的是实情!”
       秦明捏了捏鼻梁,想了想说:“先去找陈彪,他是私生子最有嫌疑。”
       林涛问道:“他最有嫌疑?难道高俊和高柔就不会杀自己的亲生父母?”
       大宝解释道:“秦科长的意思,是陈彪是高畅杰的私生子,但不姓高,说明常被打压鄙视很可能是报复杀人。”
       林涛听了解释突然一脸戏虐的看着二人,手撑到座椅背上,问道:“你们这一唱一和的,挺有默契嘛!”
       亲密没有说话,大宝把头歪在一边,靠着座椅。林涛见两人不表态,也就识趣地坐了回去。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秦明从来都没有和一个女生说这么多话,也从来没有见到一个女生主动上前介绍自己,而且还带着微笑!

美人有毒

                                           暗杀
        “王妃,今日可是您进封皇后之日!乐珊可为您高兴了!王妃呢?”乐珊一边为叶辰梳理发鬓一边说笑到。如今的她虽还爱玩笑但比起以前倒也是沉稳细腻了许多。
  叶辰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眉间一朵粉嫩的桃花妆是承逸亲手画上,唇艳似朱砂,一双黑眼好似两颗明星,螺青绘眉纤长浓黑。
  挽起三千青丝,梳起抛家鬓,一支金累丝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缀上韶篮金凤花细,凤冠周围簪着朝凤挂珠银钗,双耳坠景泰蓝红珊瑚耳环,华贵至极。
  叶辰轻抚鬓发,容貌仍旧如此,却少了几分天真单纯。轻叹口气,缓缓起身,却只觉身上的金银丝鸾鸟朝凤装重得很,就像她现在的心情,虽有进封之喜,但她却怕是不能进这凤仪殿了。如今,倒也心存侥幸:如果承绯能念及旧情,不赶尽杀绝,还是要换身方便行动的衣服好,万一承绯真的派人将我在半路暗杀,说不定还能保命!
  “乐珊,给我换身衣裳吧!这身穿着重得很!”叶辰唤来乐珊。
  “是吗?那乐珊再给王妃挑选一件好了!”说罢便替她挑选衣裳去了。
  即便如此,叶辰依然不放心,又命人拿着青玉双凤玉佩交给承逸,并告诉他:“无论我出什么事,请他不要为我担心!”
  换上撒花如意云烟裙,穿上镂金丝钮牡丹凤纹蜀锦服。乐珊又为她配上一个香囊于腰间,绣着龙凤呈祥,里面的香料却是驱赶野兽和食腐动物的,为以防万一,虽说她自幼便随凉国第一杀手离魅习武,摔下山崖倒也不会毙命,但叶辰也只是一介女子罢了,落入悬崖,对于猛兽之类的她也毫无缚鸡之力。
  “娘娘,该上轿了!”乐珊撩起偏殿的流苏说到。
  “好的!”叶辰轻应一声。拿出首饰盒暗格里的镂空朱砂桃花木钗,簪在右手微抬便能拿到的发上。这木钗放在暗格里很久了,是承逸送给她的,看似一根漂亮的木钗,实际按下其中一朵极其嫩粉桃花,木钗下端便会变成一把十分锋利的短刃,已备不时之需。
  出了殿门,踏上花轿,轿身刻着百鸟朝凤,一路上叶辰心中一直不安,乐珊紧紧握住她的手,一种无声的力量在主仆二人间传递着。乐珊从她进入承绯的玄翠院时就开始跟着我,精通配置各种香料,武功也十分高超。那时她俩都还是小孩子,乐珊比她大些,便处处照顾着她,叶辰也当她是姐姐。若萱师姐因为是承绯身边的掌事姑姑,便带着曼梦师姐常来欺负她,乐珊每次都挡在叶辰身前。一次手被若萱划伤,她却傻傻地笑着说:“没事!乐珊没事!”叶辰看着她,突然鼻子一酸,眼泪涌了上来,抱着乐珊说到:“谢谢你!若我真的出事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封锁消息,别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
  “是的,但是娘娘,我该怎样给皇上交代?”乐珊问到。
  叶辰顿了顿,招招手示意她靠近些,一阵耳语后,乐珊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
  因为承绯的原因,承逸的青云行宫离凉国皇城十分远,其中要穿过一片树林……
  “老大,什么时候行动?”一个蒙面的黑衣人问到。
  “等……花轿来的时候!”一个带着黑沙斗笠的女子冷冷地说,“这次杀的什么人?”
  “老大,你不知道?”另一个黑衣人惊讶道!
  这时,花轿声渐渐近了,女子示意其他人闭嘴。一边拿下黑沙斗笠,隐蔽在一旁的竹林里。
  待花轿走进后,林里突然出现一阵响动,顿时箭声四起,一群黑衣人从林中一跃而起,花轿旁的士兵们立刻和他们打斗起来。
  那个被众人称作老大的女子突然开口:“不要动轿里的人,留给我!”
  “是!”
  那人轻跃,便站在轿前。叶辰听她的声音便觉得眼熟,见她站在轿前,心里一惊:师傅!那人快步上前,长刃在阳关的照耀下散发出骇人的寒光。叶辰怎么也想不到,想杀自己的人竟是最疼爱自己的师傅,她不想拔下木簪:“死在师傅手里,值了!”离魅掀起门帘,笑到:“傻姑娘,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杀你!”叶辰也觉得有些好笑,但转念一想:既然师傅奉承绯之命前来杀我,若是空手而归,岂不是……离魅似乎看出叶辰的想法,说到:“没事!承绯不敢动我!”叶辰看着离魅,十分信任地点了点头。
  车外的大战就要结束了,离魅看准时机,拉着叶辰跳出花轿,向林外跑去。虽说离魅和叶辰的轻工了得,但是却没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承绯带着一行人挡住二人去路。
   承绯骑在马上,看着叶辰说到:“许久不见,功夫有些倒退呀!”
  离魅将叶辰护在身后:“承绯,休想伤我徒弟!”
  承绯轻蔑一笑:“别忘了,你是玄翠院的人。虽说我功夫在你之下,也许你自由,不受我院控制,但是我要杀的人,你也不能干涉。”
  离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跃而起与承绯的手下打斗起来。素文剑一出,怎是那些人能敌,三下五除二便横尸遍野。承绯见状,满眼愤怒,呵斥到:“离魅,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他跳起至竹顶,眨眼之间,五根银针迅速从他袖口飞出直冲叶辰而去。离魅迅速反应过来:“梅花针!!!”可还是没有来得及挡在她身前。
  叶辰按住肩,向后连退了好几步。殷红的鲜血从她口中流出,她失望地看着承绯,意识在渐渐消失,她努力睁开双眼,虚汗不断流下,喘着粗气。梅花针十分细小迅速且部分梅花针针尖藏有梅花毒,江湖传闻没有解药。叶辰不知自己有没有中毒,但赶快逼出梅花针,怕是会留下后患无穷!离魅何尝不知这危险,她闭上眼,仔细思索脱身之术:既然承绯想她死,就让他亲眼看到她“死”好了。于是,离魅拉着叶辰的手飞到悬崖,看了她一眼,叶辰立刻领会师傅的意思,迅速取过师傅袖里藏着的青绫,接着就被离魅从半空中抛入悬崖之下。
  承绯缓缓骑着马,走了过来拍着手说:“做得很好!你是真把她杀了还是为了迷惑我?” 
  离魅微微皱眉,接着笃定地对他说:“当然把她杀了!”
  承绯轻轻勾起嘴角,走过去用纤细的手勾起离魅的下巴,看着她慌张的眼睛,说到:“你难道就真的没恨过她?告诉我。”
  离魅如今只觉浑身不自在,双眼迷离起来,突然脚下一飘,跌入承绯怀中,轻喃一字:“有!”
  承绯将她抱起,用下颚顶住她的头,轻声说到:“既然我们都恨过她,就联手起来干掉她好了!”
  山下
  叶辰看准时机,将青绫缠绕在一棵粗壮的树上,可谁知青绫突然从中断裂,她的左肩也开始疼痛起来。叶辰实在受不了,只好松手掉入了悬崖下的河水里。
  宫中
  “什么!叶辰她……”承逸听到乐珊传来的消息后,十分气愤,将手里的书卷猛的摔在地上说到。
  乐珊赶紧将叶辰告诉她的话给承逸说了一遍,并嘱咐承逸不要担心,叶辰会安全归来的。
  山下
  “阿姐,你怎么了?”一个采药的姑娘路过山下的溪水旁,发现了叶辰,急忙过去扶起她说到。
  叶辰十分虚弱,攒足力气说了句:“我中了梅花针,请帮我解毒!”便昏死过去了。
  那姑娘赶紧将她扶起,带到了自己的住处。

法医秦明[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这篇文我只写了一章,剩下的都在纸上,还没有来得急誊抄。我是新手,以前只写古风小说,第一次尝试破案悬疑类的文笔还是有些生疏,希望明宝圈里的大神们谅解。
        因为时代不同,是民国时期,有些技术方面的问题还不是很清楚,比如能不能查指纹,DNA之类的,所以这方面我尽量不会涉及,所以案件只能从另寻出路,所以请大家尽量不要用现代的眼光看这篇文。
       我最近也做了很多功课,关于血迹形态,验尸流程等。所以还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请大家提出。我对文字比较纠结,我会想很多,比如:梗是不是太老,有没有切合实际,能不能让读者感到兴趣等。所以更得有些慢希望大家见谅!!!
        最后郑重声明: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此文不关乎历史,不上升真人及演员,地名全为化名(并不是真实的历史名字)
         希望圈中大佬们能看看且提出宝贵的意见!!!
         谢谢
        
        

法医秦明[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时间:民国
人设不变,希望各位看官喜欢
新手,多多关照!
大宝要下一章才会出现哦⊙∀⊙!

                                            1.又破一案!
  解剖室里,秦明潇洒地穿上工作服,戴上手套,走到尸体面前,向她深深鞠上一躬,以表敬意。之后便拿起手术刀,开始解剖。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娴熟,他看着她安详的脸庞,嘴里念念有词道:“你死的很安详,身上并没有约束伤,也没有其他致命的伤口。你的脖子有很深的勒痕,显然是机械性窒息死亡。但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说着,他又缓缓绕到尸体后,用手术刀滑过她脖子的勒痕,继续说到:“不对!你……是被别人杀死的!首先,你一个千金小姐,为何会想不开自杀,其次,若真像现场那样上吊自杀,那么勒痕的走向应该是斜上方,但你的勒痕却是平行的!你是在熟睡时被杀的,所以没有约束伤,现场是密室,显然他有你的房间钥匙,他很恨你!嗯,真相找到了!”
         验尸结束后,他换上一身西装,找到了探长林涛。秦明没几个朋友,而且父母早逝,他便一直待在林涛家,所以和他的关系非常要好。正是这样,督察就把他们分到了同一小组。
         探长办公室
         林涛听完秦明的发现后,在黑板上写下关键字说:“你是说她是被别人杀死的。”秦明坐在椅子上,点点头:“而且我还在她的指甲里找到这个。”说着,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截纤维递给林涛。林涛看了看,笃定的说到:“这种纤维应该是绳子上的。这种绳子有韧性且结实,常用于码头捆绑货物。”秦明听了林涛的话,想了想,突然站起来:“走!去城东码头!”
           路上
           “秦明,去码头干嘛?虽然码头有这种绳子,但凶手不一定就在那儿呀?”林涛坐在车上问道。
            “林涛,你还记得文华吗?”秦明说
             “知道!是个歌手,不过后来过气了,就再也没见过。”林涛答道。
             “没错,他现在在码头工作,他以前和剧院老板的女儿也就是死者有过一段恋情,后来过气也就不欢而散了!但听说他心里还一直想着死者,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死者房间的钥匙!”秦明说。
            听到这,林涛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看不出来我们的秦大法医还关注这些八卦新闻呀!”
            秦明瞪了他一眼:“想进我的解剖室吗?”
            林涛摇摇头,知趣地闭上了嘴。
            码头
            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人在捆扎着货物,颤抖的双手和张望的眼神,是他在众多同样装扮的人中格外打眼。而林涛和秦明的到来也起了不小骚动,文华似乎也感受到了,扔下手里的活向自己家走去。文华的家就在码头不远处,是一座破败的小木屋。他进门后便慌忙的翻找着东西,然后又迅速地走出门去,却没想到,林涛等人早已在外等候。
          “  你在干嘛呀?”林涛看着他说道。
            文化十分紧张,眼神不断地向四周打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在找东西,有急事要出去!”
           “我看不是有急事而是为了毁掉凶器吧!”秦明从一边揣着手走了过来。
           文华深深地喘着气,不停的摇头,突然蹲下双手抱住头不停地念叨:“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把他拿下!”林涛指着文华说道。
          审讯过后,林涛走出审讯室对秦明说:“都招了,又是一个用情至深,因爱生恨的可怜人。”
           秦明点头,对林涛说:“听说法医科有新人来。”林涛答道:“是个女生!秦科长,艳福不浅呀!几次助理都是女生!”秦明看着他,眼神里透露出:随时欢迎你来我的解剖室!林涛一激灵,便向秦明求饶。秦明也就收回了那种眼神,说道:“只要不是个奥奇的钱富家千金就可以。不然立刻赶走!”
              “当然不是!跟个假小子似的,头发剪的挺短,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林涛说完又背过身去小声嘀咕:“说别人,自己都挺傲娇的!”
              秦明家
              橘黄的灯光打在纸上,桌前的男子正伏案写着什么,钢笔顺畅地滑过,留下一段优美的正楷字:任何缠绵的爱都有可能变成恨的根源。

明宝续文

准备开个明宝的坑,两种选择:
1.,名字职业性格不改,时代改成民国旧上海时代
2.名字改变:秦明→白明,李大宝→薛大宝,林涛→林杨,林涛的宝宝→薛小琳。性格时代不变,职业变:服装设计师和珠宝设计师(林杨)。
评论1就发一的文,2就发二的文#(呵呵)
评论走起哦!!!!!!!!!

我们的距离刚刚好,不够拥抱,只能点头微笑,还好能看到你,时间刚刚好,我很自私的说喜欢你,雨水滴落发梢,与眼泪一起,盖住微笑……

为了靠近你,我扮成绅士。只为你的一个拥抱,微笑。隔着窗,雨下个不停,我只能远远看着你离去,不愿再来打扰!